新年说 | 愿常识的微光,照亮“健康中国”前行之路

作者:李小白 发表于2020-03-10 07:24:26 来源:生活小常识

  2020年,中国和全球同步开启新周期。这是新时代医改的下一个十年计划,也是《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能否实现的关键十年。值此岁末年关,我们愿同各位读者,重温中国健康公共治理的五个基本常识。愿常识的微光,坚韧穿过厚重的云层,温暖你和我的内心,照亮“健康中国”前行之路。

  健康权是什么?

  2019年底,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基本法”,《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获得通过,首次明确:“国家和社会尊重、保护公民的健康权。”这是“健康权”作为一项独立的公民权利,写入迄今为止最高阶的法律文本。

  早在2017年,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中国健康事业的发展与人权进步》就明确:“健康权是一项包容广泛的基本人权,是人类有尊严地生活的基本保证,人人有权享有公平可及的最高健康标准。”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在提升医疗健康服务的可获得性、可负担性方面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构建全球最大的医学教育体系,织起全球最大的全民基本医疗保障网,多项传染病的发病与死亡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人均预期寿命开创五千年中华文明史的新高。

  兴建更多医疗机构,聘用更多医务人员,能提升医疗健康体系的总体水平,但不一定能带来公民个人的安全感和获得感。世界卫生组织提到健康权的更高要求:不因获得卫生服务而遭受经济困难、不因健康状况差异而遭受歧视、有权受到服务者的尊重和体面对待……

  2020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里程碑之年。“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再也不能将健康权狭隘的理解成“医疗权”,再也不能把实现个人健康视为某一方的恩赐。健康权益,你我本该拥有。

  需要保障谁的健康权?

  “健康中国”建设,一个同胞都不能少。2019年,随着一系列政策发布,健康公平性逐步提高。这一年,基层医疗机构从硬件投入转向能力建设,“优质服务基层行”致力于全部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服务能力达到基本标准,力争让老百姓实现“小病不出村(街)”。这一年,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试点在长三角地区、京津冀地区启动,不仅本地居民,外省市居民也可以在住院甚至门诊过程中减少医保垫资。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原“4+7”带量采购)、2019年基本医保目录调整的“灵魂砍价”都在帮助更多城乡居民买得起新药、好药。

  健康权如同阳光和空气,平等提供给每一个人,无论是男是女、是城是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无论任何民族、宗教、政治信仰。2019年底,杨文医生被残忍杀害之后,我们在舆论喧嚣中洞察健康权的本质:一方面,犯罪嫌疑人理应受到法律严厉制裁,但他的家人不应受到株连,犯罪嫌疑人与利益相关人的健康权都不应当被侵害。另一方面,医疗健康服务者的生命权和健康权不容漠视。如果恶意伤医、高压猝死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发生,其他公民的健康权终将不保。

  谁来保障我们的健康权?

  改革开放至今41年了。回顾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走过的历程,“健康中国”阵营的同盟军日益壮大。1980年代,公立医疗被视为经济发展的包袱,走过一段“科室承包,一包就灵”的弯路。1990年代,盖大楼、买设备、专科化,公立医院能力建设得到重视。2003年“非典”危机爆发后,公共卫生(疾控体系)投入大幅增长。2012年以来,国家鼓励社会办医(外资办医)文件密集出台。2018年,国家医保局成立,健康公共治理呈现医疗、医保、医药三足鼎立的局面。

  今天,要想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就必须形成多部门联动、多行业协同、多工种团队的新机制,就必须打破地域壁垒,消除学科成见,推倒所有制结构的高墙,组建利益共享、责任共担、人财物一体管理“健康共同体”,搭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整合型健康服务体系,搭建涵盖医疗、养老、康复、护理等多元需求的服务团队。

  “健康中国”需要被置于更宏大的历史进程中考量。2019年底,针对贵州省煤矿死亡人数连续两年全国第一,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约谈贵州省政府。2020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稳增长”料将成为地方政府一切工作的首位。各省、市、县区决不能以牺牲公民生命权和健康权为代价,重走“带血GDP”的老路。我们希望,首次写入《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健康影响评估制度”能够“长出牙齿”,将公民主要健康指标改善情况纳入政府目标责任考核,把损害公民健康的工业、农业、服务业项目及其不当政策拦在门外。

  我们对自己的健康有决定权吗?

上一篇:健康转型保障食品安全 价值提升推动行业发展


下一篇:四平市公安局举办口腔健康知识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