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俄文艺座谈会与斯大林的新执政纲领

作者:李小白 发表于2020-09-25 17:51:37 来源:生活小常识

“在岗位上”派的三个基本观点:1.否定俄国及世界文化的一切优秀传统;2.绝对排斥“同路人”,把他们称为时刻准备复辟的“小资产阶级”;3.不符合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作品,即使是天才作家的作品对劳动者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作者:闻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属于某个政党并不能决定作家的品质

1924年,36位作家致文艺座谈会的信在会上立即掀起了新一轮的争吵。36位作家的信件有几个方面的重要内容。

一是,他们对于苏维埃体制下俄国文学的理解。在他们看来,文学涉及两个问题:作家对周围世界现实的反映和作家具有个性的创作。这才是“俄国当代文学之路”。他们所强调的是,作家的天赋和对时代的共鸣是作为作家的主要价值。正因为如此,他们认为,他们的文学之路是继承了十月遗训的,是与党员作家和批评家的道路相通的。二是,他们自认为是有别于党员作家和批评家的“实干家、实践者、自然主义者”,并且宣称“我们欢迎来自工人、农民和革命知识分子阶层的作家,绝不与他们相对抗,不把他们看成是与我们敌对的或者陌路的”。三是,他们直率地批评了《在岗位上》的言论,声称这是“明显有成见地和错误地解读我们的作品”所致。他们并将这种批评归结为“被常常完全当作俄共党的意见”,言下之意是:《在岗位上》的这股思潮俄共党是后台。

杂志《在岗位上》

事实上,这36位作家、批评家和文艺理论家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不能归为一类人。有的年龄差异很大,有的观点各不相同,有的分属各个文学派别。在当时,他们中最有名望的是这么几位:叶赛宁、阿·托尔斯泰、普里什文、英别尔、斯洛尼姆斯基、吉洪诺夫、弗·伊万诺夫、亚·恰佩京、米·沙吉尼扬和奥·福尔什。

叶赛宁是著名的“乡村诗人”,对俄国的农村情有独钟,对于城市的工业化和乡村的城市化极为反感。阿·托尔斯泰正在创作《苦难的历程》三部曲,1924年第一卷出版。他在书中盛赞布尔什维主义具有俄罗斯民族和民众的土壤,把1917年的革命说成是俄国知识分子所应达到的最高真理,而在创作风格和流派上则接近皮里尼亚克。

叶赛宁

普里什文、英别尔、斯洛尼姆斯基、吉洪诺夫、伊万诺夫、恰佩京、沙吉尼扬、福尔什等也都是各有所派,各有自己风格的作家。而这些人的一个共同倾向是,他们不愿把自己的创作归属于“俄共党”的意识形态羁绊,反对创作、文学成为某种意识形态的附属品,宣称文学、文艺是认识生活的独特的表现形式,要求创作的自由,呼吁不同流派和学派的存在。

恰佩京

当然,还有一点。这些作家批评家和文艺理论家所以能在一起写这么一封表达自己观点的、敢于批评“俄共党意见”的信件,一个根本的原因是: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同路人”,不承认自己是与来自工人、农民和革命知识分子阶层的作家相对立、相敌对或者陌路的。他们坚持自己是与这些作家殊途同归的,并且愿意帮助他们。在他们看来,否定这种殊途同归性,就是要给“整个苏维埃文学插上木橛子”——“判处苏维埃文学的死刑”。正是这种被党员作家和文学家的陌路歧视——“同路人”感让这些作家、批评家和文艺理论家在反对“在岗位上”派的斗争中站在了一起。对于作家的定义,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看法:作家这个崇高称号的获得不取决于作家属于某个集团或者某种文学流派,“属于某个政党并不能决定作家的品质”。也许,正是这种基本的立场让他们联名写下了这封信。

文艺座谈会上意见的针锋相对

“在岗位上”派对“同路人”的攻击主要也就集中在两个问题上。一是,“同路人”不是无产阶级的,而是小资产阶级的,这个小资产阶级会不断起来反对无产阶级文艺、文化、意识形态;二是,否定一切历史文化遗产,而“同路人”的作品,它们的语言、风格、手段,都是旧世界、旧社会、旧感情的反映,他们永远割不断这条旧尾巴。

所以,当雅科夫列夫宣读完这封信后,“在岗位上”派坐不住了,“在岗位上”派的主要斗士、极左思潮的代表者之一阿维尔巴赫马上跃身发言。他气冲牛斗地首先宣布,他代表“在岗位上”派讲话。他抨击这封信是典型的“同路人”的“小资产阶级造反”,而这些“同路人”恰恰又是沃龙斯基把他们教唆坏了。在他的庇护下,这些“同路人”已经做得够多的了,现在他们居然敢于起来向党中央告状;“在岗位上”派不怕这些,还是要继续坚决地为党的文艺路线的纯洁而斗争。

阿维尔巴赫

上一篇:知识产权好书推荐:知识产权教育读本初级版


下一篇:最受欢迎的dota2英雄你知道是哪个吗?